旅游資源
當前位置: 首頁 > 旅游 > 旅游資源
石埡子老街【組圖】
記者:田和平 編輯: 責編: 主編: 通訊員: 時間:2018-07-24 08:41 瀏覽:0

建始高坪(過去叫高店子)有條不起眼的小街———石埡子。它在公路坎下百余米,很不顯眼。而這條躺在群山之中的小街,曾經是中大路(恩施通宜昌、江漢平原的唯一大道)上很繁華整潔的街道,頗具土家特色,曾輝煌一時。

石埡子的街不過200米長,磨光了的紅石板街道,清一色兩層的紅油漆木板房屋,多是吊腳樓,樓下是鋪面和走道,可以避雨。扶在吊腳樓的欄桿上,可以一覽趕場的人群。

攝影/徐吉偉

前不久晚報刊登的《鄂西漆商談子翼》一文中,提到遠銷日本的“石埡子小木漆”,其主產地就在這兒。宜昌“福昌漆?!焙蜐h口“慶孚公司”的總經理談子翼、談子敬都是這街上的人。以談姚二姓為主的商人,大量收購山貨,銷往宜昌、漢口等地,又從山外運回布匹、綢緞和京廣雜貨,使這條小街興隆起來。姚棣之辦起了西藥鋪和家庭手工業社,包括棉織廠、織襪廠、肥皂廠,楊開泰中藥鋪享譽一方,談海帆的絲煙鋪,“義成永”和談全林的綢緞、布匹商店,談子翼的“官店”(官方指定來往官員住宿之店)和糖食店,還有“菜根香”的炒菜,“譚明陽”的包子,單家豆腐干,談澤林旅舍、騾馬店,談家經營的“惠農桐子行”、“惠農山貨行”、糧站、染行和食鹽部,其營銷范圍包括崔壩、紅巖、高坪一帶。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石埡子十分出名。他的出名,不僅是小木漆,還在于它的人文景觀。

先說談姚二姓老屋。談家老屋是先祖談佐庭于清咸豐年間從浙江遷來所建。建于街后約50米。我所見到的談家老屋還是比較完整的:兩株二人合抱的古柏立于庭前,沿寬闊的石階拾級而上,便是門樓。門樓兩旁有精雕細刻的石鼓。再穿廊而過,才是正屋。正屋大門有“文章華國”的匾額,第一道堂屋、廂房之后,便是亭,亭兩邊是天井、石魚缸、假山。再進去,又是天井、廂房,最后才是正堂屋。正中列有祖宗牌位,牌位之上是御賜“孝廉方正”的金字豎匾。在兩間堂屋的大柱上都有豎匾。堂屋兩側置有琴凳(精雕細刻的寬大木凳)。還有后花園。室內陳設古樸典雅,有許多名人字畫。那時就有鋼絲床、南京鐘、八仙桌。聽父親講,民國初年,在這個老屋里,出了兩個留學生,一個是留學德國學炮兵的談家謨,因病早逝。另一個是留學日本的談浚川,回國后,曾委任他為浙江省教育廳長,因病未到職,在家鄉辦了第一所新學堂,奠定了石埡子小學的堅實基礎。民國十年,我幺叔談柏泉畢業于武高師(武大前身),后在漢口市政府任秘書,可惜英年早逝。

石埡子街后不遠,有個沙子壩,是姚家老屋所在。據說在清咸豐年間,談姚二姓的先祖結伴來此。他們看中了石埡子的風水,決定在此定居。姚家建屋于沙子壩,談家建屋于街后。姚家老屋可與談家老屋媲美。建筑風格也大致相同。一進姚家大院的門樓,就是“貢元”的匾額,老屋共有三大棟,內部陳設都很講究。

再說石埡子的教育。上世紀20年代末,在附近都還沒有辦新學之前,在沒有官方支持的情況下,留日回國的談浚川在談家老屋辦起第一所新學,同時,我二舅姚子衡也在沙子壩家中辦起了一所新學。后在談子翼的資助下,兩校合并辦起了石埡子小學。由談韜安任校長,姚子衡任教導主任。小學越辦越好,學生由100名增至300多名??谷諘r期,省府西遷,由于石埡子小學設備較齊全,教學質量高,一度升格為省立二小。校長是省教育廳委派的李益謙,教導主任是美專畢業的萬國華。李校長回教育廳后,分別由閔世澤、萬佐藩(1938年加入中共地下黨)繼任。他們聘來一批師范畢業的好教師。記得有位延安抗大畢業的劉榮傳,教高年級的語文,傳播進步思想,對學生影響很大。我還記得著名音樂家馬絲白在操場上給全校師生邊演唱邊彈風琴,以及畫家劉林、劉滌塵給我們代課的情景。

石埡子歷來就有以求學為榮的風氣。街附近大店子徐家,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一家就出了3個大學生,徐紹伯畢業于北京大學(解放后在湖北省享受高知待遇),徐福鐘畢業于中央大學,后任湖北大學教授,徐福庸畢業于農學院。街上的青年都把他們家看作榜樣。特別是抗日時期,大批學校西遷,石埡子的青年特別是女青年掀起了一股到恩施求學的高潮。正因為有這批知識青年,解放后參軍參干的就有30多人。我初略合計了一下,解放前畢業于石埡子小學現在外的(含離退休人員)有教授6人、醫生3人、畫家3人、教師12人、高級工程師4人、干部10多人,為新中國建設作出了一定的貢獻。

我家住在街上,除開絲煙鋪外,還被指定為“郵政代辦所”,由父親經辦收發郵件。那時,山外的信息,主要靠穿綠色背心背上有“郵差”兩個大字的郵遞員傳遞。天天來回跑,好辛苦。一個“郵差”管一段,石埡子———高店子為一段。我記得抗日時期父親經常收發大同日報、大公報、新華日報、新湖北日報,還收發一些進步書刊。一些有知識的人,常在這里談論時事,使街上的政治空氣活躍起來,無形中成為當地中共地下黨的聯絡站。

記得我童年時,常坐在大門口看熱鬧。來來往往的騾馬馱運隊,十幾匹二十匹騾馬,每匹都馱著兩大包物資,丁丁當當穿街而過。有時又看到大群形形色色的山羊、綿羊或大群鴨子被趕著過街。最有趣的是看“過兵”,經常有各種部隊扛著各種武器、牽著戰馬列隊從街上經過。有時就在街上民房中駐扎。有的部隊守紀律,有的部隊亂七八糟,賭博、酗酒、打架鬧事?,F在想來,國民黨的部隊和解放軍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

回憶半個多世紀以前的石埡子小街,恍如隔世。寫下這段文字,讓人們知道小街還有這樣一段輝煌的歷史。

精彩推薦
熱點排行
彩乐乐吉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