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資源
當前位置: 首頁 > 旅游 > 旅游資源
革命搖籃——雄虎山
記者:田和平 時間:2018-08-28 08:55:24 瀏覽:0

作者:歐陽九紅

官店薄刀梁子(廖利泉攝)

官店雄虎山(廖利泉攝)

金雞口附近的黑灘河(廖利泉攝)

巴建鶴邊防司令部所在地雞公山(廖利泉攝)

雄虎山雞公山遠景

腳踏三縣

巴東金果坪(歐陽九紅攝)
     要認識建始官店的雄虎山,就必然聯系到其腳踏的金雞口。山川形便,是中國行政區劃劃割遵循的原則之一。鶴峰鄔陽鄉金雞口背臥鶴峰、左牽建始、右攜巴東,腳踏三縣,成為三縣自然界標。雄虎山就佇立在金雞口建始一側。金雞口三河交匯,鶴峰縣、建始縣、巴東縣在此自然分界。當地村民說,走在三河交匯處,有可能你腳下的土地分屬于三縣,俗稱“一腳踏三縣”?!耙荒_踏三縣”的地方,東邊是建始縣官店鎮的小村村和干溪坪村,東邊是巴東縣金果坪鄉連天村,南邊是鶴峰縣鄔陽鄉金雞口村。

四山雄峙

金雞口大明巖(資料照片)
    巴鶴公路穿過的巴建鶴邊界地區,有四座高大雄偉的山峰隔空浮峙。在鶴峰金雞口仰望,皆伸入九天云霄之中。四山壁立,猶如兒時散開的紙折手工玩具 “東南西北”,其垂直高差皆千三百公尺以上。

金雞口西北為建始官店鎮境雄虎山。此山頂海拔1551公尺,面積達5平方公里,東南北三面為百丈絕壁。此山偉雄,貌似臥雄臥虎,又似鳳凰展翅,與巴鶴邊界群山對峙,有人又稱之為雄鳳山。

金雞口西南為建始官店鎮境八埡寨。此山最高點海拔1486公尺,面積達3平方公里,山上有坪,坪周有八個埡口。八埡寨東南坡掛著官店小村,從茶遼河谷到小村村委會鄉村公路要爬三十四道拐,比云南二十四道拐更加壯美。小村村委會后山還有近二百公尺的懸崖絕壁才能翻上八埡寨。

金雞口東南鶴峰鄔陽境內大明巖,橫空出世,擎天杵地,傲然聳立,像一扇巨大門板緊鎖茶遼河東邊出口。大明巖又叫大門巖、大木巖。此山上窄下寬,一邊高一邊低,呈現不規則梯形板壁,巖石裸露,如刀劈斧削。大明巖,海拔超過一千七百公尺,像體形彪悍的猛將,坦胸露乳,背高峰云霧,左牽杉樹,右提金雞,腳踏咸盈,威武雄壯,頂天立地!

金雞口東北是巴東金果坪鄉連田村。連田村相對坡較緩,最高峰連田垴與五峰縣牛莊山水已相連。

三縣四峰在此聚首,雄險峻絕,猿猱愁渡,如龍頭金雞口吸水,又各引一脈綿延遠方。

“天字”河谷

建始分界鷹子巖(資料照片)

不了解雄虎山下的河谷地貌,就不能凸顯此山聳天入云山勢之雄險。以雄虎山腳金雞口為中心,巴建鶴邊界河谷地貌呈“天字”形分布。天字第一橫筆是清江干流,離這兒還很遙遠,暫不去管她。天字十字交點正在鶴峰鄔陽鄉的金雞口。發源于五峰縣牛莊鄉境內的老龍溝、抗聯溪,流經鄔陽鄉云霧村的獅子口,再經高峰村的顏家河、岳家河由東向西注入金雞口。此河谷由連田腦、大明巖所引龍脈夾峙而成。發源于建始縣官店鎮大莊,流經小溪的珠耳河由西向東匯入金雞口。河谷由雄虎山、八埡寨所引龍脈夾峙而成。三河交匯于巴東縣境黑潭河,然后一直浩蕩向北,由巴東境支鎖河,經巴東桃符口匯入清江。天字捺筆是發源于鶴峰燕子鄉的咸盈河水系與灣潭河水匯聚,后經石龍至二岔口,此支流位于大明巖所引山脈西側腳跟。天字撇筆是鶴峰鄔陽關與建始官店原嶺腳下的那面大陡坡夾峙出來的茶遼河。兩支流匯入建鶴界分的二岔口后匯入金雞口。天字河谷范圍廣大,相對獨立,人煙繁密,冬暖夏熱,物產豐富。

三鷹啄雞

鶴峰金雞口是一個“三鷹趕金雞之地”?!昂么笠恢唤痣u”,這只大公雞卻是建始縣境的雞公山。雞公山形似一座金字塔,又似站立的小企鵝,更像一只朝陽打鳴的公雞。她是雄虎山東面絕壁下向東延伸小山,海拔986米,山體扁尖,高三百米,形似雞的軀干,南北皆為絕壁,西脊與雄虎山相連成嶺,形成一把高懸的薄刀?!叭棥逼鋵嵕褪侨剑阂粸槲宸蹇h境內的鷹子山,整個山體就像一個平面擺放的雄鷹,在鄔陽鄉云霧村觀看對面一覽無余,左翼經巴東連田直插金雞口;二為建始鶴峰兩縣界山鷹子巖,此山高大,為建始縣清江以南最高點,海拔達二千米以上。峰項風化巨石,形似鷹嘴。山體綿延沿茶遼河谷撲向金雞口;三為鄔陽鄉鳳凰村境內的鷹咀巖,高昂的頭,巨大的嘴,威風凜凜。這三座山都朝金雞口張望著。有好事者生生捏造出一個“三鷹趕金雞”的故事:三只猙獰的巨鷹爭捕金雞纏斗不休,反而讓金雞在最危險的地方偷得一方難得的悠閑。三鷹雖很遙遠,但皆立于幾面峽谷的高山之巔,視線能及巨大餓鷹俯視金雞,有俯沖猛撲之態,維妙維肖。在東西兩支流注入巴東縣金果坪鄉緊連金雞口的黑潭河中一潭被稱為“鷹子窩”。那可是巨鷹的棲身之所,相傳鷹子一旦落窩,金雞就要遭殃。傳說有雞公山上高懸的薄刀,加上三鷹相斗,誰也落不了窩。也只因三鷹長相拼斗,才使得金雞擁有一份安寧。故事隨波蕩漾,多愁善感的人們平添對金雞的同情與愛憐。

紅色土地

紅三軍烈士陵園(歐陽九紅攝)
    雄虎山所俯視的巴建鶴邊區是一塊充滿壯烈悲情,用鮮血染紅的紅色土地。在中國近代革命史上,涌現出了一大批叱咤風云、赫赫有名的英雄人物。他們壯志未酬,在革命最緊關頭,拋頭顱、撒熱血,折戟沉沙,獻出了自己寶貴的生命,染紅了非同凡俗的歷史。

鄔陽關下金雞口,早在明清時期就是進入容美土司疆域必須通過的“四關四口”之一。容美土司以金雞口為北部關隘,勢力強盛時,驍勇的容美土兵北出金雞口,直取巴東金果坪、楊柳坪、野三關;勢力較弱時,則退守金雞口,以保土司域內平安。

清末,盡管官軍屯兵鄔陽,圍追堵截,槍刀如林,如泰山壓頂,白蓮教起義軍“教匪拒不“投誠”,置生死于度外,巋然于自己的營地慨然赴死。官店口的營盤嶺、老鴉溝,竹園壩五家河谷里的白蓮教灣,候家埡、蒯家荒,長嶺都是白連教義軍屯兵的營地和同清軍殊死搏斗的戰場。地名就是戰爭遺址、遺跡的最好紀念。

鄔陽關,不僅是國內土地革命戰爭時期聞名的鄔陽關收編舊址,還是著名的抗英名將陳連升的故鄉。陳連升,一個玩槍弄棒的武秀才,離別鄔陽關,從一個普通的把總,當到千總、守備,到恩施,到武昌,到廣東,一步一個腳印,最后,來到林則徐麾下,成為一名抗擊英國侵略軍的三江協副將。鐵敞坪鍛造了為他一路開道、勢如破竹的鋼刀。那一匹具有驚人靈性的大白馬,把巴人后裔崇武傳統演義得淋漓盡致……

中國民主革命時期的“常勝將軍”段德昌,在鄔陽關高巖下紅三軍軍部陳永太屋場里被解除武裝,像罪犯一樣被捆綁拉過支鎖河、金雞口,懷著一個沖破“圍剿”恢復蘇區的愿望在金果坪走向生命的終點……

鄔陽關的烽煙、號角和有關“神兵”的故事,總是叫人震撼。

鶴峰鄔陽關陳連振、陳宗瑜父子,建始曾憲文、郭春青領導的農民自衛軍在這里揭竿而起。一場波瀾壯闊的蘇維埃武裝割據斗爭的序幕在這里拉開。陳連振,這個湘鄂邊最早揭竿而起、最早被賀龍親自收編的宋江式農民領袖,在賀龍麾下成長為敵軍聞風喪膽的紅四軍五路指揮。在教條主義者猜疑目光的注視下,蒙冤負屈而殺敵不止,最終懷著一個“還我清白”的強烈愿望,在走馬坪改編中,飲恨而亡。

鄔陽關陳連振、陳宗瑜,建始干溪坪曾憲文,建始大荒口郭春青領導的三支農民武裝,互相策應,互為犄角,被賀龍領導的紅軍收編后,共同守衛湘鄂西蘇區的北部邊界。八埡寨、薄刀梁、石虎、蠻道口、雞公山成為紅軍與川軍及當地團防拉鋸對峙的戰場。雞公山與金雞口獨特的位置,使之成為守衛蘇區安全的戰略要沖。

1930年2月,巴、建、鶴邊防司令部在巴東金果坪成立,建始縣籍曾憲文任司令。1930年5月,建、鶴、巴、五特區農會在金雞口成立,邱本仁兼主席。曾憲文是支鎖河西坡建始干溪坪村神兵首領,由于其英雄善戰,所向無敵,很快成長為卓越的紅軍指揮員。同年底,曾憲文隨紅二軍回到湘鄂邊后,將邊防司令部由金果坪遷至官店紅沙雞公山曾家臺。雞公山矗立于巴東、建始、鶴峰三縣的交界地帶,與巴東金果坪隔河相望,與雄虎山相連,山高勢險,易守難攻。曾憲文決定把雞公山建成司令部的據點。雞公山東面為七十度斜坡,頂上鞍部有40余平米一坪,游擊隊員在坪四周壘石墻,墻上放了望孔與槍眼。并將哨所、營房、醫院、被服廠都設在曾照清屋后山上。雄虎山西側山腳有一險要關隘蠻道口。蠻道口北控二高山紅沙溪,南制河谷地帶大莊坪、珠耳河,東西扼施宜古道隘口,此路山高路險戰略地位十分重要。施宜古道在雄虎山與雞公山共處山嶺山麓長達八余里。南側向西從長嶺北側向上插可達高山官店口集鎮,向東下插可達巴建鶴交界的金雞口。巴建鶴司令部在與當地團防拉鋸斗爭中曾取得以少勝多蠻道口伏擊戰的輝煌勝利。 

1932年8月19日,紅軍主力部隊東下洪湖后,曾憲文在湘鄂西蘇區長途奔襲與征戰中,被俘被敵人殺害,長眠于鶴峰縣燕子坪百草荒之丘臺,年僅二十六歲。

同年底,患重病無法隨軍轉移的紅四軍第五路指揮部參謀長郭春青,被國民黨反動派俘虜后殺于湖桑植白竹坪,并懸尸示眾,時年32歲。

企盼小康

     2006年10月水布埡2扇190噸重的大閘轟然扎入江水,800里清江橫空一截,金雞口河谷成了水布埡庫區的重要組成部分。剛剛出落得亭亭玉立的金雞口獨倚庫尾,宛若清江源頭妙齡少女,恬靜而優雅。大壩的修筑使河水上漲,處于庫區尾水段的金雞口改寫歷史,移民大搬遷后有了新的大橋、新的高樓、新的柏油路……碧水藍天,青山輝映,漁舟唱晚,美不勝收。瞿家河大橋、金雞口二橋雙虹臥波等道路橋梁大量庫區復建工程得以完工。

三縣交界處的村民們相依相鄰,彼此往來頻繁,和諧共處。村民與村民之間很多是親戚,不少鄔陽鄉的孩子到金果坪集鎮的小學上學,也有不少金果坪村的村民到鄔陽鄉集鎮經商,政府間還經常舉辦各種聯誼活動,以增進邊界人民的感情。

雞公山山腰二臺子上,還住著十幾戶曾姓人家,這里就是巴建鶴邊防司令部遺址。雞公山北側的三根油杉樹附近是干溪楠木社,有個上千曾家人聚居的曾家臺。雞公山所引領的干溪坪那面大坡是曾氏家族聚居之地,這里成為曾憲文鬧革命的堅實的后方基地。雞公山上由于山高路險,至今不通公路。由于鋼筋、水泥無法運進,這里的房屋仍保持了解放前木瓦結構的風貌。生活在這里的人很滿足。村民們說,從雞公山雄虎山南側沿絕壁上走八里,到蠻道口趕上官店口的車,十五元;從雞公山向下走二里許下河谷,南到鄔陽關、北到金果坪趕集,都只要五元錢,交通也還算方便。雞公山用的電是從鶴峰金雞口搭引上來的。雞公山的水是在七十年代建始縣委書記醫董昌勘定的線路基礎上,從虎鷂嶺南側絕壁上引過來的。雞公山的人一直還記著董昌書記的好。為改變臺子上產業單一的狀況,聯系農業局,給他們引進了丹皮等中草藥,還引進了梨等果木。這都是春花秋實的美麗產業,不過收在了深山之中,到現在還在受益。問村民們愿不愿意搬遷。村民們回答很堅決,或許是因為這里山田殷阜,衣食無憂,或許是他們的后代們早已走出深山,在城市中已獲得很好的發展,扎穩了腳跟,留守的村們們還要守護那塊紅色的家園。聽說扶貧攻堅尖刀班進駐后,正在制定改變這一地區交通等基礎設施嚴重滯后面貌的規劃,這里也有望成為讓村民們走向小康的紅色文化旅游景區。

編輯田和平


 

精彩推薦
熱點排行
彩乐乐吉林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