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文學
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文學
滅鼠記
記者:樊淑貞 時間:2019-12-30 09:40 瀏覽:0

文∕ 馬家偉

2018年9月上旬, 一天深夜,天氣悶熱,無法入睡。剛入眠,床頭又傳來吱吱聲。好煩人!

開燈。一只大老鼠!一搾多長!從我枕邊從容的爬過去了。這還了得!鼠賊竟然欺負到我頭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不一網打盡,絕不罷休!

立即下床,拿起木棒,四處找尋,無賴家具陳設復雜,它已無影無蹤了。

我上三樓,一股鼠尿味撲鼻而來。樓頂的天花板上傳來咚咚聲,鼠賊們好像在練習跑步。我大吼,鼠賊停下。隔了一分鐘,它們又開始跑步!再吼!無濟于事。 鼠們好像知道我無法上去抓他們,越發肆無忌憚的跑來跑去,還發出吱、吱的嘲笑聲。

再看地板樓上,一地玉米屑,一地老鼠屎......

下一樓,一只鼠崽在衛生間玩耍。我拿起木棍,迅疾舉起,正要砸下去,它迅速跑到幾個熱水瓶邊,穿來穿去,無賴投鼠忌器,下不了手。

我走到熱水瓶邊,準備把熱水瓶一一搬走,瞅準機會再下手。它迅速從門下的窄縫里溜走,然后躲到西邊的房子里去了。那間屋里堆滿了木材,以及其他雜物。面對這種環境,我無可奈何。

然后又查看廚房,“哐當——”三只鼠崽從炊具里一躍而下,蓋子撞翻落地。然后在屋里亂竄,躲到靠墻的一排腌菜壇子背后去了。炊具里的雞爪子,不見了。

嘿,想和我玩花招,沒門兒!看我怎么制服你!我假裝沒看到,不驚動它們。它們也悄無聲息,像在躲迷藏。我想趁此機會,堵死門下的窄縫,看你往哪里逃?迅速拿木條堵,來搞一個“關門打鼠”。哪知剛堵一半,三只鼠崽竟然從我手邊溜走了,又迅疾逃到西邊那間房子里去了。

原來鼠賊詭計多端,利用房子堆滿雜物的復雜地形,在西邊房間里建立了大本營。

那一夜,我失眠了。

今年,正值國家開展掃黑除惡運動,想不到因為我長期教書在外,回家少,家里也滋生了黑惡勢力——鼠賊猖狂。我決定也搞一個“掃黑除惡“行動。

我感到事情重大,首先得向91歲的父親反映情況。然后召開一個電話會——迅速給深圳公司的四名家庭成員發視頻,通報鼠賊犯下的種種罪行:家具和門框,啃壞了。糧食啃成了空殼。核桃,搬走了。衣服,啃得大洞小眼......希望上峰拿出決策。最后,一致同意:務必速戰速決,斬盡殺絕!

得到上峰的批示,我立馬行動!

滅鼠,還得請滅鼠專家。  第二天,清早起床,尋求外援,到長兄家借貓。他們欣然答應。

這是只雄貓,上身漆黑,腹部和四腳雪白,賞貓的玩家說,這叫“烏云蓋雪"。一看,威風凜凜,就像動畫片里的黑貓警長!樣子美觀、帥氣。走起路來,虎虎生風。鼠賊們死定啦!

白天,我把它關在家里,它也很盡職,嗅到了鼠味,在西邊我堆木材的屋子里反復巡邏,不時對深藏木材下的鼠們,發出"妙嗎——妙嗎?"的譏笑。

晚上,我可以高枕無憂了。有黑貓警長執勤,還怕鼠賊?

哪知半夜,鼠們又嘰嘰喳喳鬧翻天啦!我的黑貓警長怎么玩忽職守?我迅速起床,只見它在木材上啃雞爪子。鼠們再怎么猖狂,它竟然視而不見!原來,鼠們在用從廚房里偷來的美食賄賂黑貓警長!

天亮我把黑貓遣送回家。他們建議說,鄰居有一只貓很逼鼠,不妨試一試。

到鄰居家。只見一只白貓躺在女主人懷里打瞌睡。我說明來意。鄰居稱贊說:“我這只貓,真是好貓管三家,沒幾天就把家里的老鼠消滅了?,F在沒事干了 ,只好天天喂它雞魚肉?!?/p>

這只貓,胖胖的,渾身雪白,尾巴漆黑,賞貓的玩家說,這叫“雪里一桿槍”。我信心倍增,鼠賊們一定會死在這桿“槍”下。

我把它關在鼠賊出入的大本營——西邊堆放木材的屋子。它可能是覺得地形復雜,人生地不熟,看了一眼,就發脾氣:“勿——勿!”“勿勿勿!”同時把門刨得呲呲響。原來這只貓,近來過慣了養尊處優的生活,怎肯再親冒矢石,與鼠賊拼斗?我不得不提早把它護送回家。

看來,滅鼠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第三天,坐陣深圳的上峰妻子,打來電話,察問我"掃黑除惡"的成效。聽完我的匯報,她大聲斥責我無能。

我分析了滅鼠難的原因。家里堆放了大半屋子的木材。鼠們把木材當作保護傘,居然安然無恙。要想迅速鏟除它們,必須打掉保護傘!把木材搬出去,滅鼠后,再搬進來。

我請了兩個搬運工,說明了意圖。他們看了一下木材,那是一些四尺多粗的較貴重的梓樹木材。二人試著對抬了一下,皺著眉頭:“太重,至少要三個人,做三遊棒抬,抬出去要一天,抬進來要一天,估計兩天能完成?!?o:p>

我將新的作戰計劃迅速匯報到上峰,她核算了工錢:“豬腦殼!要一千多!”既然上司不同意,我就動不了保護傘,只好另想辦法。

于是,我到西邊劉木匠家里借捕鼠器。他是個好木匠,制作的捕鼠器很靈。他家不喂貓,只用捕鼠器。前年,我借他的捕鼠器,也是在那間屋里捕獲了六只老鼠。近兩年來,鼠賊銷聲匿跡。

拿回捕鼠器,先在里面放上瘦肉,玉米粉。然后把它放在鼠們出入的必經之地。

第二天一起床,一看,哪知捕鼠器還是張著大嘴。鼠們好像識破了圈套,一根鼠毛都沒有掛到。

又隔了一天,依然如故!鼠賊還是在屋子里叫囂叫乎東西!鼠賊,我真把你沒整了???

我只好又施行第四個計劃——老鼠藥,誘死你!毒死你!二十年前,我買賣過邱氏鼠藥,用上兩三支,毒死幾十只?,F在已禁止銷售,我到村小賣店,買了幾支大衛老鼠藥。我曾經用過,效果好。據說,其他動物吃了死鼠,不會第二次中毒。

我找來一個空礦泉水瓶子,往里面灌進米和玉米粉,然后剪開大衛塑料瓶蓋,把紅色的液體擠進去,用力搖了搖,就攪拌均勻了。放了十幾處。晚上在床上想,天明準定能看到鼠尸遍野。興奮得沒有睡意,天剛亮,起床查看。十幾處鼠藥,一粒也沒有碰。

鼠藥又放了兩天,依然如故。鼠賊們還是到處跑來跑去,大呼小叫。更加肆無忌憚了!

它們好像又識破了機關。我無計可施了!難道真成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嗎?

我焦慮萬分,任其鬧騰。我查百度,有專家說,老鼠是相當狡猾的動物,中毒的老鼠和被捕的老鼠會傳遞信息,用過的招數,再用,往往不起作用。

于是我申請上司做決策。她說:“你一向自吹是動物專家,一個小小的老鼠,就把當老師的難住了?再想新招?!?/p>

我一籌莫展,常用的手段都用高了,哪里還有什么新招?我再也想不出辦法了,只好減少損失,妥協退讓。

西邊那間屋,是鼠賊的大本營。那間屋結構很扎實,水泥地平,鋼筋混凝土墻體,只要把門關緊,它們也無法出來危害其他物品。何況里面也沒有很值錢的東西,不就是幾根木材,量它們也破壞不到哪里去。

我去關門,無賴木材太長,有幾根伸到了門框,無法關門。請搬運工吧?耗資大,不劃算。只有鋸掉二三寸,就能關緊。

拿來鋸子,“刺啦——”一塊樹皮就鋸開了。正下第二鋸,手機響了。一看,是上司妻子的號碼,不得不接。我匯報了工作進展,哪知她大發脾氣:“抄家旋!每截木材都是量好了的!鋸了還有么子用?”

我無計可施,陷入了深深的苦惱中。

星期天,在門口小賣店玩,看到柜臺上放著一張紙,上面粘滿了密密麻麻的蒼蠅。心里一亮:“有粘鼠板嗎?”我想,家里從來沒有用過它滅鼠。

于是我花費8元,買了4塊粘鼠板,想試一試效果。把它放在老鼠的徑口上,然后上學去。

上了3天課,回到家,進門就聽到嘰——嘰——的哀叫,粘到了老鼠!經查看,四張粘鼠板,一共粘住了12只老鼠,屬于二個品種。其中,半大的大田鼠崽六只,核桃大小的倉鼠六只。

終于告捷!

發捷報!上司樂滋滋的表彰了我的業績。最后問:“徹底肅清了嗎?”

我說:“還沒有,那只最大的母老鼠,還在逍遙法外!”

“那你還是莫高興早噠。說不定兩三個月后,它的幼崽又要找麻煩!”

那個最大的老鼠,又成了心腹之患!怎么滅?它狡猾得很,粘鼠板對它不起作用。有幾塊粘鼠板,粘住了它的崽子,它還想營救,竟然咬了一些缺口,無賴粘鼠板是正宗貨,粘合力太強,它也擔心把自己搭進去,只得放棄!

于是還得想辦法消滅大鼠賊。

周五放星期回家,把房子正門落地的空隙用石塊封緊,防止外逃。我估計,它還在“大本營”。

我在室內設立了四道防線。第一道,找一塊高40厘米左右的厚木板,擋在“大本營”的門框上,然后留一個空,把粘鼠板平放在空地上,只要它出來,必定粘住。其他三道防線,就是在室內三個門落地的空隙處,留一條能夠塞進粘鼠板的縫隙,老鼠只要進入任何一道門,就可能被粘住。我想這應該萬無一失了。

星期六,一起床,就滿懷欣喜的查看大鼠賊。哪知,第一道防線,不起絲毫作用,它竟然跳過了40厘米長的粘鼠板,通向廚房門的第三道防線,它避開粘鼠板,門枋被啃,地上一線紅木屑,它用尖牙撕開了堵塞的薄木板,用嘴拱走了粘鼠板。

鼠賊們攪得我 好久沒有進書房了。星期天,到二樓書房里查閱資料,大吃一驚,滿地紙屑。鼠賊看書也太用功了!竟然把大半本《孫子兵法》吃進了肚子!怪不得這樣有計謀,原來是通讀了《孫子兵法》!

難道它成精了? 真拿它沒辦法了?!面對它的“罪惡”,我束手無策,苦惱萬分。

于是查百度,尋求新的策略。

據查看分析,第一道防線失敗的原因是:它跳遠,躍過了近40厘米長的粘鼠板。我試著把粘鼠板豎起來,與欄板連成一起,看它能跳多高?如果這一招失靈,我再也無法了。

第二天,起床查看,還有點效果,因為室內其它三間房門,沒有進出的痕跡。說明它跳不過40厘米高,可能困在了“大本營”。于是,我在在這間屋里,盡力搞好"堅壁清野",看你不吃不喝,活多久?

又隔了一個星期的周五,我回家查看,無影無蹤。查看其他房門,也沒有進出的痕跡。難道它飛了不成?不禁疑惑。

星期六,查看,照樣無影無蹤,不禁失望——難道它成了土行孫,會遁法?

星期天,帶著失望的心情,我又查看第一道防線,真是大喜過望——只見一只約六寸長的老鼠尸體,深褐色的皮毛,蜷著身子,已僵硬了。

至此,歷時20多天的滅鼠行動徹底勝利?。ň庉嫹缲?

精彩推薦
熱點排行
彩乐乐吉林11选5